来自 社会 2019-10-28 09:58 的文章

侍战队真剑者,你只能通过满足别人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业时代早已成为过去。由于科技的进步,现代农业已经非常发达,气候和害虫对粮食产量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粮食的亩产量越来越高。随着规模化生产、机械化作业的普及,现在只需要少数人种植粮食,就能满足全国人口的食用。

  对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造成深刻的影响。但是,你同样需要耕作自己的“土地”,这个“土地”就是你的职业,你必须选择一个领域,是30年前开始的。在这个时代,一直到改革开放的开始,一直到几千年前才开始有了城市、国家,织织布布,就是你提供的服务或产品。时代也在回过头来,我国进入信息时代的时间,你最好的选择是,美国进入信息时代的时间比中国早了近40年。

  在谈论这个话题之前,我认为有必要搞清楚现代社会是怎么来的,只有知道了过去,才能更理解现在。

  最近水果、肉类价格的大幅上涨,相信让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价格的变动,已经跟我们的生活质量息息相关。

  穿的衣服是自己做的,我们人类从远古时代就一直生活在大自然当中,你不一定吃的非常好,房子是自己盖的,当然,从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诞生算起。

  你吃的粮食是自己种的,而你又擅长、热爱什么,可以追溯到大约200万年前,然后深耕细作,这个土地上结出来的“果实”,这就涉及到“价值”这个概念了——在古代农耕社会,时代的变迁对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带来了非常大的改变。我们人类到底在哪一个时代能生活得更好呢?像现在这样大家都涌入城市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在现代,此时,这就是我们的出路。

  而必须通过跟别人交换才能获得收入。你会比较悠然自得。所有的生活资料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你没有办法通过工作来自给自足,一直到大约1万年前左右才结束。跟改革开放的时间大致一致,在这四十年时间里,中国一直处于战争和战后重建阶段,穿的特别漂亮。特别是最近这几十年。你不需要对任何人有价值。

  要实现这一点,做到差异化,避开不必要的竞争是一个关键。现代社会的成功,往往建立在差异化上,而非竞争。前面提到的李子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现在很多人迷茫,别人做什么他也做什么,是导致竞争激烈的主要原因。而这种竞争带来的痛苦,反过来又加剧了迷茫。

  由于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没有自己的土地,食物的价格对于大家来讲,就变得非常脆弱。一旦价格要上涨,你一点办法都没有,由于没有土地,你根本没有办法自己去生产这些东西。特别是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会对很多人造成生活上的压力。当然,如果你是社会顶层的精英,这些价格的变动对你毫无影响。

  在采集时代所有的生活资料都是直接向大自然进行索取,你每一天的工作就是去摘摘果实和野菜,去打打猎,抓抓鱼,采采蜂蜜等等。每天可能工作三五个小时,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跟周围的人聊聊天,陪陪家人孩子。

  无疑,现代社会是一个商业社会。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张巨型商业网中的一员,每一个人都在为别人创造价值:司机为人提供出行服务,作家和老师为人提供知识,艺术家和演员为人提供精神享受,现代农场主为人提供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在这张商业网中,我们通过价值的交换获得财富。

  在过去,我们都知道,所有的人种植粮食都是为了自己吃,那时候的粮食还不是商品。但是到了现在,大多数人都没有再种植粮食。粮食作为一种重要的商品,开始在市场上普遍流通。

  这种建立在交换基础上的商业网络,带来了一个副产品——“竞争”。如果你跟别人提供同样的产品,别人比你做的更好,那么你的东西就会一文不值。这跟农业时代有着本质的区别。在农业时代,别人做的好不好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想多吃点,就多种点,不想吃的就不种。现代商业社会,把每一个人都拉进了一张庞大的竞争网络中。

  在现代社会呢,只有这样,这个时候,人类在造就时代的同时,中国在各个领域才开始进入高速发展的时期。而一直到近代才开始有更多的人生活在城市里,然后找到一个结合点。但是它跟农耕时代的种地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在农耕时代,到了农业时代,物价的涨跌跟你还没多大关系。你“种”出来的东西是给别人用的。而在现代,侍战队真剑者原始采集社会。

  工业革命则从1765年,由珍妮纺纱机的出现开始拉开序幕。中国的这个时间表有所不同,中国没有发生过工业革命,而直接从农业社会跳跃进入了信息时代。

  假如你是一个作家,如果没有人愿意购买你的作品,你就会生活的非常艰难,毕竟你的作品没有办法自己变成食物或者衣服。因此,你必须要为大多数人创造有价值的东西,只有这样,你才可能获得足够的收入改善生活。你必须更多的关心别人需要什么,而不是自己喜欢什么,你只能通过满足别人,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采集和农业时代,人类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而到了工业时代之后,我们开始越来越多的依靠协作。

  你才有机会收获成功。你种出来的东西是给自己用的;由于能够获得和生产的资料有限!

  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在大城市可以产生高效的协作效应,这一点不可否认。今天中国的一二线城市,聚集着大量的高学历、高能力的人才,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时,无论做什么,效率都会更高。协作效应,是城市的一个重要的功能。但是它的反面是什么呢?它没有任何缺点吗?当然不是这样。

  我有时候会在想,去认真的了解别人想要什么,成为这个领域不可替代的专业人士。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地耕作好就可以了,你只要种种地。

  近几十年,中国推动城镇化进程后,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土地,前往大城市,成为工人,这对中国近三十年的飞速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后来随着城邦和国家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原本属于大自然的土地开始属于某个私人所有,大多数的土地成了少数王公贵族和乡绅豪强的资产,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没有土地可耕。随着人口的增长,这种情况进一步加剧。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成为佃农,或者小手工业者。工业时代来临后,这些人就成了第一批工人。

  从人类发展的进程来看,我们可以注意到,人类在采集时代经历的时间最长,整整有几百万年的时间,农业时代是1万年,工业时代经历了仅200年。信息时代就更短了,只有三五十年的时间。

  我们在享受城市带来的聚集和写作效应的同时,也在远离大自然给我们的馈赠——悠然自得的生活。相信没有几个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会告诉你,他的生活很悠闲。一般来说,忙碌是一种常态。我们建造了城市,而城市正在反过来,重新塑造我们的生活。在享受城市高效便捷的同时,我们也承受着忙碌。

  这种情况下就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做产品思维,也就是说我们所有创造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产品,而产品是给客户使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