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1-14 14:23 的文章

这个含义是最接近“中台”的概念的

  2020年被认为是继2019年这个“产业互联网元年”之后,数字化转型在全社会范围内大面积落地的重要承接之年。

  明略科技的创始人兼及CEO吴明辉,是北大数学系出身的连续成功创业者,更是国内一直推动AI和大数据的实践者。近期,在明略科技2020年会上,吴明辉发表《建设智能时代的企业中台》演讲,根据多年的行业经验并结合明略科技十多年的创业历程,站在产业行业的高度,对智能时代的发展趋势和进步阶梯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对中台帮助产业升级和国民经济提升的重要意义进行了深入阐发,引人深思。

  首先,说一下我对2020年的行业预判,结合行业内的实践和我的个人体会,我认为,今年是建立智能时代的企业中台的关键之年、落地之年,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产业升级的压力倒逼和中台体系逐渐成熟决定的。

  为什么明略科技的产业实践使我能有这样的洞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明略科技是一个完整的参与了产业互联网服务于数字化转型的历史进程,并多次迭代的公司,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逐步积累了相应的核心技术和能力,与时代一起进步。

  回顾一下过往,我们之所以能抓住智能时代的这一历史机遇,也是因为过去我们走过了三个阶段。

  很重要的第一个阶段,是2006年的时候,我们在市场上创造了一种新的产品服务形式,即通过大数据的技术,帮助所有的客户全流量分析监测它的广告投放,并追踪后续的消费者的用户行为,也就是我创办的第一家企业秒针系统所具备的能力。在这些服务的过程中,大量的用户行为在遵守用户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的前提下以数字化的方式沉淀下来,最终汇聚成了我们后来的核心数据资产,沉淀出来了今天我们核心数据中台的建设能力、处理能力。

  第二个时代,是明略数据这个平台的诞生,那是2014年。在明略数据所代表的的2.0时代里,我们把1.0时代中积累的数据采集、分析加以提升,在AI+Big Data+Cloud合流的大背景下,我们打造了多源异构数据的融合处理、知识图谱、感知到认知再到分析推理等多方面的能力。

  这些领先于时代的技术能力,与广阔的市场空间中的各种需求相匹配,使我们为政府公共服务、世界五百强头部企业、轨道交通、制造业、金融业,都提供了大量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服务,这不仅让我们有了很高的发展天花板,也使得我们在许多细分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把明略数据将公司升级为明略科技,开始了全面拥抱智能时代的历程。其中,我们启动了新的业务,目的是迎接新数据、新场景、新服务三者交融的3.0时代的到来。

  特别要提一下,“智能时代”不仅仅是因明略科技的战略需求而定义的,我们之所以把它定位成我们要攀上的第三个重要的历史台阶,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历史的大势所趋、行业共识,它的最核心的特点,就是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数字化。

  我们可以看一看,大家都知道电子商务已经彻底的颠覆了零售业,阿里、京东、拼多多都是时代的宠儿,它们已经全面数字化了。但是所有的电商加起来占到智慧社会零售的多少呢?我估计大概是30%。也就是说,还有大量的线下交易,非数字化的人、货、场,还有很多互联网的光芒没有照到的地方,我们认为它们的下一步也都是向智能化、在线化、数据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发展,所以明略科技拥有非常广阔的市场空间,我们所在的行业也有非常广阔的增量空间。

  那具体的爆发点在哪里呢?我认为是在中台的全行业普及和落地。业内的共识是,中台就是资源和数据的交换匹配换新,企业内部、企业之间、企业与社会这三个层次,都需要有各自的中台,以完成高效率的数据匹配和能力输出,这是产业数字化升级的刚需所决定的。那么,什么是中台呢?

  现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数字化,必然需要一个新的管理架构来作为中枢,中台就此出现,甚至出现了中台热,但一个现实是,很多人搞不清中台是什么。

  我们看到有人把中台翻译成middleware,有人翻译成middle office,我是赞成后一种翻译方法的。middleware其实是一个技术词汇,做软件出身的人应该知道它指的是中间件、中间页这一类技术,它和我们所说的中台不是一个概念。

  我比较赞成middle office的翻译,这个翻译从字面理解,是“位居其中的办公处所”。如果大家翻字典,office这个词有一个重要含义是提供某种功能的“处所”,这个含义是最接近“中台”的概念的。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中台是一个管理词汇,一个管理学上的概念,它不是一种技术,也不是一个软件或者硬件,所以我们永远不能去‘卖一个中台’给我们的客户。我们要做的帮用户搭建中台。

  中台是怎么出现的?从广义上说,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以来,这个概念就在逐渐形成;从狭义上说,就我们今天所谈的数据中台而言,它是较早发育在行业科技属性强、数字化程度充分的一些行业里,比如明略科技很熟悉的数字营销领域。因此,我们就以此为例,再做详解。

  熟悉数字营销领域的人可能对SSP、DSP、Exchange等概念耳熟能详。

  首先是SSP,即Supplyell-Side Platform(供应方平台)。我们经历了从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销售平台,到全行业、全球形成几个巨型的SSP的过程,它们逐渐把全球的媒体供给都数字化了。

  因为SSP的巨型化,这种能力的提升对应的是DSP,也即需求方平台(全称:Demand-Side Platform)的提升。我们可以看到,在供给方和需求方都数字化了以后,就出现了Ad exchange。大家可以看到,在国内是BAT,在全球是谷歌、Facebook掌握了这些平台,并且在不断提升非常精准匹配的能力。其实,这几个概念同样适合于其它行业,因为所有的行业都是由供给、需求、居间调度和匹配等三元因子共同作用而推动的,因此中台也适应于大多数经济领域、社会服务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因此,我们很早就发现,在数字营销这个本身数字化非常充分的行业里(它的数字化的充分程度,超过了绝大多数的传统行业),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在供给和需求之间进行居间服务的需求,我们可以看作是整个行业供需双方需要高效匹配和调用的需求,催生了middle office,也就是中台概念的出现。

  我们发现,中台需求往往起源于企业的多元化需求,而企业的多元化则往往是其业务起飞期的标志,是企业和行业繁荣和成熟的阶段性产物。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什么样的管理结构,能够兼顾多元化的发展和资源利用的专注高效的呢?

  那就是中台,多元化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策略前提,就是能够把企业不同业务领域的核心公共模块真正打造成扎实的中台。只有这个公共模块打造扎实,每一个局部的小团队作战背后才会有强大的中台支撑,才能在专注的基础上实现多元化。

  就明略科技来说,我们的业务越来越多元,但本质只是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一直都是在做各行各业的多源异构的数据治理整理。所以我们的本质是——帮助客户把这些数据整理到一起并可以灵活调用,进而使其可以面向未来的智能时代,为此自然需要打造一个企业最强大的中台。比如,在数字营销领域,我们已经推出了明略科技的营销智能平台MIP(Marketing Intelligence Platform),它可以帮助企业更快去推动数字化转型。而从营销智能开始,是因为我们在这一领域有特别深入的积累。

  但是,我想要强调的是,明略科技的MIP能力,将不仅仅限于营销领域、也不仅仅限于我们已经取得优势的公共服务、交通、金融等领域。这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数字化时代的转型,需要我们为整个产业界提供更好的中台能力。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随着产业互联网的勃兴,跨行业、全产业的数据字交换已经成为历史的必然。

  明略科技最早服务过的日化用品巨头,现在它们的整个平台在走向数字化,每一支实体产品都在虚拟世界有自己的数字代码;大家可以也还记得我们考察过的一些新兴的零售企业,它们虽然是线下实体企业,但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各种SaaS、PaaS系统,其实已经完全数字化了。那么,在人、货、场都走向数字化之后,我们可以想象一幅什么样的图景呢?

  我们可以看到,首先在制造业,全流程的生产和库存、分销的数字化,使得社会的物质产品可以无缝的和淘宝、京东这样的线上电商企业对接,更可以和具有充分数字化能力的线下智能零售业对接。而围绕这些产品的销售,所产生的营销需求会自动和智能营销平台对接,所产生的金融和支付需求会和智能金融平台对接,销售的结果会用数字化的形式进行分析和经验积累并沉淀为know-how……大家会看到,全社会的产业资源,都在进行积极的数据交换,这里面的核心是什么?是对多源异构数据处理和中台能力的极大需求,也是明略科技3.0时代社会价值的最大体现。

  所以,让我们总结——一个经济体最核心的工作就是交换,交换就是Market,中台最核心的工作就是Market,而我们把这种能力数据化了,使之可以利用巨大的算力和人工智能进一步优化协同和匹配。

  所以,明略科技以及行业里类似的头部企业的紧迫任务是——帮助用户搭建智能化时代的数据中台。而且,令人非常兴奋 的是,我们要服务的不仅仅是30%已经数字化转型了的行业、企业,我们还将面对70%没有数字化转型彻底完成的行业,它们将是中国社会经济的增量来源,也是这个行业无尽的蓝海。

  我们认为,智能化时代的企业中台建设是一个非常严肃的“活儿”,它应该遵循一定的规律。

  我们可以看到,从广义上来讲,中台有很多种,比如数据中台、资源中台、能力中台,但我们总结起来,一个企业值得放到中台上沉淀的其实就是两个东西:

  1.这个企业经过长期的业务发展起来的核心能力,比如京东的物流能力、比如滴滴的调度能力;

  2.这个企业经过长期的运转积淀下来的核心资源,比如淘宝上成千上万的B端商家,比如腾讯以10亿为单位的用户和用户行为数据;

  对于核心能力,我们采取自上而下萃取行业know-how的方法,逐步形成能力闭环;对于核心资源,我们要实现数据的整合以及资源的连接,也就是我们强调的,2.0时代积累的多源异构数据的处理能力。

  那么,这些东西最终以什么样的形态沉淀呢?大家可能知道了,还是数据,是经过千辛万苦的dirty work最终帮助客户沉淀下来的宝贵的数据。以这些数据为基础形成的数据中台,才可能有智慧,才能够帮助组织高效运转、加速创新,从个体到企业,从行业到产业,我们一手萃取核心能力,一手通过多源元异构数据治理、融合、分析能力,实现从局部优化到全局优化的过程,最终产生新的闭环。

  在数字化转型比较充分的行业里,全社会、全产业的数据中台已经形成了,比如阿里就是电商的大中台、美团是餐饮和本地生活服务的大中台、滴滴是出行服务的大中台,这些大中台已经在协调和优化资源分配和运行效率上,为我们的社会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但明略科技或者说整个产业互联网界的责任是什么呢?是我们还要帮助许多数字化转型不充分、互联网能力光芒没有赋能照到的线下行业、传统行业进行中台建设,那么我们最紧迫的任务可能有这样几个步骤:

  第一,是帮助企业收集和沉淀全局的数据,全局这个概念意味着,不断的打破数据壁垒和数据孤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的活儿;

  第二,是建立基于数据的反馈,这个很重要。比如现在的线下新零售卖场里都有很多传感器,精确到客户会在什么货架前停留多久,这种基于视觉感知后产生的数据反馈,极大的有助于精细化运营的开展;

  第三,等到数据和反馈能力都具备了,其实我们就具备了全局优化的能力,所有的决策都有可能从人工做决策转变到自动化做决策。数字营销行业已经实现了人工决策到自动决策的转变,未来更多的行业在实现了数据交换、实时反馈、全局优化后,还能够更高效的实现机器的自动决策,进一步提高效率。

  在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我将分享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以客户为中心的倒金字塔服务力模型,它的核心原理,是不断提高服务力来增强客户粘性,不断积累know-how,连接资源和服务。

  在倒金字塔结构中,最上方的是客户,这是由于我们身处供过于求的时代,“客户至上”的地位决定的,也是因为这个倒金字塔所要进行的最重要的萃取行业know-how的实践,都是和客户一起产生的。有人可能觉得,这个倒金字塔结构有些像咖啡杯的滤纸,如果有这种感觉就对了,因为没有比这种结构更能形象的反映“萃取”和“沉淀”其实是同时进行的。

  只有进行了足够的萃取,以及大量的资源和数据的集中、结构化、可智能配置化,我们可以说,中台的建设开始了。它将给前端输出千人千面的服务,让客户和我们紧密相连,也可以给后台源源不断的沉积智慧资产,从而满足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数据大脑的打造。

  最终,中台的建设,将成为数字化转型时代最核心、最刚需的工作,我们作为行业的一份子,对此的推动将对国计民生、经济发展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我们责任在肩、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