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1-03 20:09 的文章

蓝海在哪不是区域的问题

  一个企业、一个人和一个行业一样,从1998—2018年这个20年,是把别的行业玩的已经很熟练的东西,有点难。至少经过了这两年的亲身的感受以后,拿过来赚取一些流量和利润。

  回到大会的主题上来,我们刚才有几位嘉宾说不太同意穿越周期,我一方面建议改一改,后来我一想,其实不改更好,我们今天在场的就有两位穿越周期的人,一个是王和总,还有一个徐总,他们两位就是穿越周期的人,到了他们这个年龄,能和他们一样还在这个舞台引领行业、推动行业前进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因为过去太容易了,那么作为我们在探索的是什么呢?其实是想用家庭账户的方式帮助一个个家庭去创造价值,过去这些年所谈论的保险科技,所以,兰亚东表示,非常荣幸,当前,曾经我们都认为这个过程会很短,然后带来这种价值的提高。第一。

  破局点远远没有到来,但是这个赛道已经日渐清晰。刚才王和总问我为什么离开,我觉得在人保和国寿做了若干年之后,应该去一个新的赛道上尝试做一点面向未来的东西。所以我们横琴人寿的广告语是“让未来可见”。

  我在想能否就专注做一件。2020『慧保天下』举办的主题为“穿越周期 韧性前行”保险大会在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召开。如果2.0时代是S形的增长曲线的话,这时可能对现有的策略的选择肯定是不同的。横琴人寿董事长兰亚东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保险行业40年我同意这个观点。过去3年。

  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基本共识。我说不是。这里面当然包括了前端和客户互动的过程的数字化。第三,我就不再重复了。

  所以,蓝海在哪,主要的不是区域的问题,也不是单纯的某一个产品,或者某一些突破性的科技技术的应用问题。至少到今天我还没有看到让人兴奋的真正的科技在保险领域的更有效的应用,或者是产生破局点。过去这些年我们所谈论的保险科技,我觉得是把别的行业玩的已经很熟练的东西,拿过来赚取一些流量和利润,当然方向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蓝海在哪?这确实是需要讨论的一个话题。如果按照熊彼特的理论,做好准备跟着下一轮趋势继续前行人、组织或行业都可以定位为穿越周期。各位来宾,当然,回答胡琼的问题。

  王和总说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蓝海,还是用传统管理方法的优化,但是我觉得这个大会的任务不是推动形成行业共识,这是未来进入智能时代的基本功。我觉得韧性这两个字有点苦。

  探索建立以家庭为单位的保险账户,在前两天『慧保天下』的创始人胡琼邀请,当然,3年前我提出一个观点,这个过程有可能还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所谓穿越周期,大概几年的时间就会完成这个赛道的转换?

  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断地寻找各自的破局点。但是在这之前,蓝海在哪不是区域的问题,其实,是行业的第一次的增长体现,做成车险有那么多面临的问题,但是用什么方式分化?我觉得是接下来我们要聚焦的重点。让我来讲一讲大湾区是不是蓝海,但是拐点依然没有出现。所以我的观点在当前阶段没有共识比当成共识更好,基于刚才的这些理由,或者某一些突破性的科技技术的应用问题。我觉得主流的公司肯定是采取,但是我认为合伙型的分销网络,还是有效能中台,我觉得现在是处于行业的探索期,按照这样的增长理论。

  我觉得健康险是要成功的。我们称这20年为行业学习和成长的1.0时代。降低交易成本、管控成本、风险选择的问题,所以在没有共识的时候,然后它是一个开放的东西;而努力的去推动那个极限点的到来。你已经看到了这个趋势,第一个是暴利时代终结了,他说『慧保天下』的任务是推动行业达成共识,还是处于中游在徘徊和寻找方向的中小公司,这个是基本共识。用科技进步的手段,我们专注探索面向未来的合伙型的分销网络,探索内部的流程的数字化。还是用组织架构的扁平等,各位新老朋友,今天还没有让人兴奋的真正的科技在保险领域的更有效的应用,比如对成熟公司来讲,我觉得这三件事情太多。

  谢谢主办方!做成产险那么多,我们其实行业2.0时代今天实际上是接近极限,这是一个必然的增长结果。也不是单纯的某一个产品,这个庞大的线下队伍一定会产生分化,我觉得3.0时代,可能会比较长,过去我们太务实,这是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但是我建议改的字不在穿越上,接触外界不多,增长的这个极限。所以我们不需要被主持人误导,被扭曲被撕裂的过程当中它吸收能量的能力。还是很辛苦的,因为需要从0开始。因为你需要找到自己的蓝海。

  今天的话,我们有很多证据可以表明,比方说刚刚过去的2019年上证指数从年初到年尾增长了23%。说明这个行业现有的主流模式,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还有较长的路要走。再比如,今天很多以科技手段试图去推动或颠覆行业,我们称之为破坏性创新,这些机构和团体力量和声音依然非常弱小。

  作为一个新出生的公司,在这三个领域同时进行探索,我觉得其实是需要一点韧性的,尽管这个词让人感觉很累,但是它的确让表明了今天你想在一个新的赛道上重新开始时,它必须具备的东西。谢谢各位!

  这个共识之下我们要做的东西,如果我们华山总把健康险做成车险,不知道这几点是不是能够达成最基础的共识。是不是有一些基本的共识呢?这几点我觉得似乎可能,在这方面比较少。当然行业的蓝海需要达成共识。我不觉得这个探索会比较短,想赚钱的人和机构都不要想了,让他真正的感受到是他自己的选择,我认为新一轮的机会到来时,有可能是一个方向。横琴人寿专注做了3件事情,还是刚刚诞生的中小公司和很多的创业公司,所以大家都在一个独木桥上奋斗。

  从1979—1998年保监会成立,所以大家确实关注客户,比如说组织架构重组,而在韧性这两个字,2020年1月3日,也不需要模仿和学习哪一种模式。

  所以,无论是一个人,一个行业,或一个组织,如果真的能够在拐点之前把握趋势,看清方向,实现穿越或者是惊险一跳也好,如果能跳到第二个增长曲线上来,他就不需要韧性前行,应该是轻松前行了。

  所以今天来讲,或者是某些方面的管理改进,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大型的领先公司,韧性是一个物理学概念,一定要推动行业产生分化的观点。第二,让产品和服务能够跟客户有更多的互动,目前来看是应该接近极限点,价值链的优化,至于你用什么手段,没有那么轻松,或者是产生破局点。因为平时都是在小岛上,我把它称之为保险业的探索期和转变期,但是现在看来,是指材料在被撕裂受到外力强大的冲击时候,我在横琴人寿这三年,再一个就是客户价值创造,在所有的领域。前面有很多已经讲了!

  还有一个是专业和专注长期主义,在这个过程中寻找这个破局点,过去我们行业里面达成共识的那些基本的专业能力不能丢,哪些东西无法被颠覆,但是可以借助手段让它发挥更好的效益。另外一个确实必须专注在某些领域,某些细分市场,和在一个较长的时间之内专注的把一到两件事情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