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教育 2020-01-15 01:20 的文章

继被星马教育控诉后

  继被星马教育控诉后,留学考试辅导品牌三立教育与子公司再起纠纷。1月10日下午,留学申请机构时代焦点法人&总经理许轶于官微发布文章,实名举报母公司三立教育(上海三莅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擅自挪用留学申请辅导预收款数十次,无任何程序和说明,累计超2000万元。

  在采访中,许轶对猎云网表示,据公司财务统计三立教育转出4400余万元,净转出2300余万元(目前未还),几近搬空账户。目前公司账户仅余400万元,基本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营。与三立教育沟通后矛盾升级,每月10日是公司员工发放日,目前仅发放基本工资,已出现大量学员退费问题。

  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于今日发布集团声明,声明中称上海三立拥有新鑫时代焦点100%股份,控股公司与母公司之间的财务往来属于公司内部正常事务,且上海三立资金充裕,并未出现资不抵债现象。

  此外声明还强调,上海三立至今未有拖欠时代焦点员工工资情况,10日工资未发放系新鑫时代焦点网银变更原因。

  面对三立教育声明,许轶回应称确曾试图更改网银以冻结时代聚焦账户,但因操作权限未能达成。并继续爆料称,了解到被三立教育中断投资和挪用资金不仅其两家,陆续有其他子公司负责人与其取得联系,目前三立教育还存在通过子公司进行大量银行贷款输血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时代焦点(北京新鑫时代焦点国际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留学服务机构,业务涵盖美国留学申请指导、语言培训等。其法人和总经理为许轶,由上海三莅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即三立教育集团主体公司,以下简称为“上海三莅堂”)100%全资控股。

  据许轶对猎云网介绍,2017年公司出现经营困难,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劝他不要放弃,并传授了一些运营经验。公司情况转好后,双方开始商议收购事宜,2018年双方正式签订协议,协议规定收购款包括部分现金和上海三莅堂的部分股份。

  协议签订后,时代焦点于2018年7月完成了工商变更,许轶留任公司法人、总经理,而财务权由三立教育控制。

  许轶称,问题从这份协议就存在,当时双方签订的是阴阳合同,即两方合同上显示的收购条件并不相同,三立教育协议上显示的收购款数额比时代焦点协议少很多。而三立教育方面承诺的收购款现金部分,延期半年后到账,股份部分至今也未履行。

  时代焦点财务对猎云网说,“自2018年12月开始三立教育即开始挪用公司账户资金,当时注明理由是借款,并于半月后归还。2019年2月,三立教育又开始陆续从时代焦点划款至上海臻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累计金额880万。这笔款项三立教育曾陆续还款四个月,但至今并未还完。”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臻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和董事长为孙海牧,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仁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大股东持股74%,上海三莅堂持股5%。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仁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曹二娟,自2018年9月起多次因股权转让纠纷等法庭控告上海三莅堂。

  “此后三立教育开始每月转款,注明的理由从‘借款’开始变为划款,每次100多万,并且不再归还任何款项。”时代焦点财务补充道。

  许轶表示每次转款后,并未有三立教育方面的人主动向其做说明,而是再其询问后回应集团内部资金周转。“这些都是培训预收款,家长们的血汗钱。有很多还没有给学员提供服务,他们根本不知道已经被挪用了。”

  据许轶介绍,时代焦点除北京总部外,在上海、广东设有分公司,目前共有员工员工40余人,服务学员100余人,公司自收购运营状态良好,一直处于盈利中。时代焦点数据显示,2020年其美国名校TOP20录取数量为北京地区第一。“从三立教育孙总此前透露的三立教育集团运营数据,我严重怀疑三立教育盈利的项目大概有两三个,而我们是其中营收最好的。”

  公开资料显示,三立教育创立于2007年,以留学、语培为主要业务。其主体运营公司为上海三莅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及大股东为孙海牧,孙海牧名下有80家公司。

  三立教育曾先后获得4轮投资。包括2016 年 03 月盈港资本投资的 3000 万 A 轮融资、2017 年 04 月金浦创新消费基金投资的数千万A+ 轮融资、2018年7月复星领投,老股东金浦创新消费基金跟投的数亿元 B 轮融资、以及2019年5月红星美凯龙的B+轮投资。

  在宣布收购原小马过河团队、竞标环球雅思后,三立教育引起行业关注。2017年有报道称,三立教育的营收规模在3亿元左右,其中约半数来自SAT培训。同时,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预计,2018年营收规模预计在5.5亿元,其中40%左右的营收来源于SAT培训。

  2019年12月,三立教育被星马教育曝出中断投资款,所承诺的7000万元投资款仅到账4000万元,导致星马教育资金链紧张,全面停止招生的消息。当时星马教育创始人&CEO薛罡也曾透露公司被三立教育多次抽调资金,最高抽调金额达170万,总计达779万。

  也是这一细节让许轶联想到自己公司情况,开始怀疑三立教育已经资不抵债,他开始多次向三立教育方面以及其创始人孙海牧本人交涉,催还款项。从许轶提供的微信记录来看,最后沟通结果为孙海牧回复:“我们是100%控股(时代焦点),本身就是我们的钱。”“时代焦点这个月的工资我们先不发了”。

  许轶坦言,其实他在星马教育相关消息曝出前,就知晓了这一事件,当时其认为是星马方面的问题,还派出员工至忙平息。“也就是那时,三立教育孙总曾经发了一些集团未经审计的运营数据。我从中了解到集团可能没有那么多钱,而从复星到红星美凯龙两笔投资都掺有很大水份,但当时并为意识到集团面临的资金问题可能比这严重得多。”

  今日三立K12教育集团也发布官方声明,宣布由于母公司三立教育中断投资,与其解除所有合作关系,两校区由原班师资承接,继续提供服务。许轶称,三立旗下被中断投资和挪用资金的子公司还有很多,已有多位与其取得联系。